系花一天被三人幹

盛夏的某大学校园。那时候天气日得让人受不了,校园大道上随处可见许多男生赤裸上身,连女生都不顾羞,穿得越来越少了。一眼望去,到处都是超短裙,超短裤的,把盛夏的校园描画出了情色的阴影。

小茹是这个大学音乐系的。由于相貌出奇美丽,气质高端,魔鬼身材,所以是被公认的音乐系系花。但是奇怪的是,小茹至今都沒有谈过恋爱。別的稍微有些姿色的,要么就在校外傍大款,要么就在校内找帅哥,而小茹却大学三年了都沒有见她身边有男人。也是因为小茹生性冷艷高傲,对青睐她的男生都不加理睬,让人很是不解。

这天,这个城市的温度达到了42摄氏度。到了傍晚,气温也不见有什么下降的趋势。晚饭过后,学生都往有空调的地方挤去。

小茹这天沒有吃饭,从网吧出来后,一个人走在护校河边,一个人悠悠的想着什么心事。

「哎。大学真无聊。每天这样过也挺寂寞的,要不就去找个男朋友吧」刚想到这里,她又反驳了自己。「不行,我都决定了的,大学不谈恋爱。那些傍大款的,为了钱出卖肉体,毫无感情而言。那些天天花痴样的,就活该被那些臭男人骗。我还是在等一年吧,等我毕业了,一定会找到一个很好的男人的。」

小茹就这样呆呆的坐在河边的一张椅子上,想着自己不为人知的某些事情。渐渐的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天色也越发的暗了起来。而小茹也浑然不知。

这时走过来一个男生,染着五颜六色的头髮。「哟,这不是我们的系花小茹吗」说着就坐在了小茹的身边。小茹吓个一跳,立身一站,就准备走。

「別走啊,陪哥哥说会话啊。」而小茹不理睬他,一个白眼就转身要走。这个男生一看,就准备去拉,而一把却拉在了小茹的裙子上,剎的一下,裙子被拉了下来。一双雪白的美腿沒有一丝赘肉,而双腿间的神秘之地,被一条可爱的印花小内内格挡住了,小屁股很诱人,看了就想抓上几把。

这副情景都不容那男生多看,小茹尖叫了一声,把裙子一提,就转身跑了。而那男生却还呆呆的坐着,回味刚才一幕,「真美啊,好想上了她!」转头一看,却早已不见了小茹的身影。

「该死的,居然碰上色狼了,真倒楣。」小茹悠悠的想着。低头一看,缺见裙子的松紧带已经断了,放手裙子就会掉下。小茹无奈,只得往寝室走去。

而快到寝室一想,寝室的姐妹们都跑出去风流了,要很晚才回来,而自己忘记带钥匙了。小茹想了想,「哎,真倒楣。算了,琴房应该沒人,我去那练会琴吧。」想着,又转头去了系里的琴房。

上了楼,一看,琴房的灯居然还开着。「这么热的天,还有哪个人会闷在琴房练琴啊」想着,就忍不住的往里走去。

「那时陪伴我的人啊,你们如今在何方。我曾经爱过的人那,现在是什么模样」只见一个长髮披肩的男生,抱着一把木吉他,坐在钢琴旁边,边弹边唱。

「当初的愿望实现了吗事到如今只好祭奠吗忍岁月风干理想再也找不回真的我……」男生的声音很好听。

小茹认得他,他也是音乐系的男生。叫小郭,平时很因为人长的帅,琴也弹得好,所以很讨女孩子的喜欢。

一曲弹完,小茹不经喊了句「好」。小郭抬头一看,只见小茹双手夹紧,很不自然,不禁很好奇。「是小茹啊,也来练琴啊。」

「是啊,不过你弹得什么曲子啊,真的很棒,是你自己写的吗」

「不是的,是筷子兄弟的【老男孩】。刚练会,是很好听的。」

「哦,能教教我不」小茹虽说是玩钢琴的,吉他也会,只是不是很精通。

「可以啊。我来告诉你和弦。」说着,把吉他向小茹递过去。

小茹正伸手把琴接住,这下却忘记了裙子这码事。一下,裙子掉了下来。这下,灯光照得清清楚楚。毫无瑕疵的双腿不停的颤抖着,可爱的小内内掩盖不住里面浓密的黑色。小茹却呆住了,小郭也呆住了。虽说跟不少女孩子做过,但也沒见过系花这么诱人的场面啊,颤抖的双手迅速的抓住了那双诱人的双腿。小茹身体一颤,吉他砸在了地上。小郭起身一把抱住了小茹,一把把那可爱的小内内拉了下去。手却开始探索着那片未开发的处女地。小茹身体不停的颤抖,却忘记了反抗。由于前所未有的刺激,双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小郭。

小郭把小茹压在钢琴上,手在小茹紧闭的穴口摸着,而另一只手把小茹的小背心掀了起来,一推胸罩,露出了一对36D的大乳房。雪白而无暇的乳房不停晃动,两点嫣红明显是未经开发的颜色。小郭低头一下子就含住了一个乳头。

「不要啊。」小茹这下子终于反映过来。身体开始无力的挣扎起来。而却无论如何就挣不脱小郭那一米八又强健的身体。

小郭失去了理性,这完美的身体实在是太诱惑了。他用他身体稳稳的压住小茹,双手上下不停的抚摸。

「啊…」小茹一声呻吟出来。原来,小郭把中指伸进了渐渐湿润的穴口,开始一点一点的抽插。

「我不能这样…我下面怎么湿了…我怎么可以那么淫荡啊…但是怎么会舒服啊…」小茹很奇怪自己的反映,身体的反抗却小了起来。

小郭一看小穴居然那么快就湿了,也不多想,手脚麻利的把裤子一脱。露出了油光发亮的鸡巴,正朝天的怒吼着。然后用那坚挺的龟头不停的开始摩擦小穴口。

「那是什么东西啊,那么烫,磨得我好舒服啊……」小茹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可是那烫烫的龟头磨得她欲罢不能,情不自禁舒服的呻吟了起来。

一会功夫,小郭感觉到下面的淫液开始不停的涌出来。「原来我们的系花也是很淫荡的啊。」

「不是的啊。你停下来好吗」口里这么说,可是下身却在往龟头上越发的贴紧。「小美人,我知道你很想要,哥哥就成全你。」说着,用鸡巴对准穴口,一个大力,全根进去。一会功夫,一些血迹开始滴出来,落在钢琴那白色的键盘上。

「啊,好痛啊,你放开我。」小茹叫道。

「原来还真是处啊。沒事,小美人,一会你就舒服了。」说完用嘴巴一堵小茹的嘴,双手在那雪白的大乳房上用力的揉搓着。下身开始缓缓的抽动,带出了些许淫液和血液的混合物。

「啊…我怎么开始舒服了…我不能这样啊」小茹相当奇怪自己的反映。可身体却越发的舒服难耐,淫水又开始快速的流出来了。

「小骚货,怎么样,舒服吧」当小郭感觉到小茹的小穴开始湿润,开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这小骚货原来这么淫荡,处女的小穴幹得就是舒服,太紧了,夹得我受不了。」小郭边运动边想着。

「啊……啊……啊……」随着小郭的速度加快,小茹淫荡的呻吟声越来越大。

「你停下好吗,求你了,我想尿尿了。」小郭一听,鸡巴一拔了出来。只见一股清澈的水从穴口上面一点的红点上激烈的喷了出来。还真的舒服的尿出来了,喷溅出来的尿液喷了小郭一腿,慢下来有淋得小茹自己也一腿湿湿的。

小茹哪里经歷过这么羞人的场面啊,不经很不自然来,贴着钢琴一个转身,屁股朝向了小郭。小郭也沒有经歷那么淫荡的场面啊,看到那小巧玲珑的屁屁,一个勐子又扑上去,鸡巴一挺,从后面又插了进去。

「呀……」后进式的原因,小郭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紧迫感,让他不禁叫了一声。而小茹也感受到了强烈的满足感,又期待这那个坚挺有力的小东西在她体内快速的摩擦。小郭这时又抽插了一百多下,「啊啊……啊……啊……」小茹开始失去理智的叫了起来,屁股也开始一前一后的配合起小郭来。

小郭本还可以坚持那么一会的,这时被小茹的屁股用力一顶,一下子快感涌上心头,把鸡巴一抽了出来,可是还是精关不守,看着那白色带着些许血色的浓浆喷溅出来,射在那挺翘的小臀部上。

小茹身体一失去那个坚硬的物体,一下子空虚失望起来。可转念一想,自己坚守了二十多年的处女身,就这样沒有了,不由得一阵心酸,开始悠悠的哭了起来。

小郭一听到哭声,不知道如何收场了。「小骚货,是你勾引我的啊!」说着,而迅速的穿上衣物,转头就快速的离开了琴房,只留下一身只挂着凌乱胸罩的小茹在那不停的抽泣着。

「我是怎么了啊,怎么沒有反抗啊,怎么沒有叫啊,我的贞操啊!」「可是却真的好舒服啊,做爱原来就是这种感觉啊,那个物体在我下面里面感觉好烫好满足。是不是我真的变淫荡了啊」一会,小茹停止了抽泣,边把衣服穿上边想着。「可是现在身体感觉好空啊,下面还好痒啊。」不禁伸手往裙底一摸,内裤全都湿透了,沾了自己一手的淫水。「真是羞人,赶快洗洗回去吧,她们应该回寝室了。」

于是,小茹依然夹着裙子,别扭的走出琴房,往盘边的厕所走去,打算稍微沖洗下手脚,却忘记了钢琴白色键盘上的落红。

把鞋子裙子一拖在盘边,小茹开始放水洗自己的身子。「内裤湿湿的贴着,真不舒服。脱了吧,晚上也沒人注意。」洗完后她想着,就把内裤拉下来了,就套着个超短裙准备出去。忽然,她看到地下显出一个黑影。还沒等她尖叫出来,影子迅速的用手把她的嘴巴堵上,一手却伸向了裙底。

「原来系花还真是淫荡,内裤都不穿。」黑影说道。这时,小茹看清楚了,这黑影正是系里面刚进来的音乐老师王平,平时很为人师表的一个人。

「王老师,你要幹什么,快放开我啊!」

「幹什么我要操你。你那么淫荡,我怎么捨得放开你呢」说着,手指开始在小穴口滑动。

「老师,快放开我,不然我要喊人了。」

「你喊啊,现在楼里面早沒人了,再说了,我有这个你敢叫不」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型数码相机,萤幕一对着小茹,小茹立马傻眼了。里面正播放着小郭幹他的一幕。

「看你的淫荡样子,做爱还喷出水来,真够骚的。好好服侍我吧,不然我就公佈出去,让人看看系花是怎么个淫荡法!」王平一脸淫荡的笑着。

「是不是我答应了你,你就把这些销毁」小茹无奈的问道。

「那就要看你怎么服侍我了,现在把衣服都脱掉!」王平后退一步,做好了准备开始欣赏小茹的裸体。

小茹无奈,只得开始慢吞吞的脱了起来。

「快点啊,別磨磨蹭蹭的,不然爷不高兴了,就直接走了,到时候可別怪我了。」

小茹一听,一狠心就把背心一脱,胸罩一扯。瞬间,一具完美而诱惑至极的胴体展现在充满了色慾的王平眼中。王平把裤子一脱,把那粗粗的大鸡吧露了出来。

「怎么那么大,比小郭的大好多啊,这怎么进得去那里面啊。」小茹害怕的想道。

「蹲下。」看到小茹听话的蹲下,王平满意的走上前,鸡巴凑在小茹的脸上,说道,「张嘴含进去!」

小茹不敢去碰那根大傢伙,眼睛都转向一边,不敢多看一眼。「快点!」王平指了指边上的数码相机。

小茹只得凑上嘴去,亲亲的喷在那发红的鸡巴上。王平却双手按住小茹的头,下身一挺,进去了小茹的嘴巴。

给我含舒服点,舌头用力点。」小茹只得紧紧的含住那根巨大的鸡巴,舌头不停的在龟头上滑动,弄的王平好不舒服。

「果然够骚,一下就把吹箫学会了,淫荡的潜力真大,哈哈!」一会儿功夫,王平把鸡巴抽了出来。叫小茹站起来,把她的一只脚架在了马桶上,头一低,嘴就凑上了小穴。经验老道的他用舌尖不停在穴口周围滑动,偶尔轻轻一点阴核。小茹一个初经人事的小姑娘哪经得起王平的挑逗,不一会,淫水开始氾漤了起来,口中也开始低声的呻吟。

「舒服吧想要吧要不要老师来满足你啊」看到小茹不回答。他的手指轻轻的伸进去一点,蠕动了一会,忽然就拿了出来,又在小穴附近开始游走,就是不碰倒小穴,让小茹心里及其痒痒。

「老师,別弄了好吗,我难受,求你了。」小茹求饶道。「那要不要我的大鸡吧来满足你一下」「老师你来吧,快点,求你了。」

王平一看,淫水从因为刚做完爱充血的阴唇开始一滴一滴的往下掉,感觉差不多了。就走到小茹身后,把小茹的身体往前一按,让小茹双手扶在厕所的墙壁上,诱人的粉臀就此翘了起来。王平把鸡巴从小菊花上面磨到小穴口,又磨回去,就是不进去。

「快点啊老师,我受不了了。快点进来吧」小茹居然主动说了出来。

「求我啊,求我用大鸡巴幹你!」「老师快点幹我吧,快点用大鸡吧幹我吧!我受不了了!」

王平一听,鸡巴对着穴口,一下子连根进底。「啊……好满足啊……好舒服啊!」王平一看小茹那么淫荡的叫唤着,心中的慾火更加强烈,用力的抽插。只见雪白的36D大乳房,随着小屁股被撞击的肉响声剧烈的摇晃着,让王平不禁伸手去抓。

「啊~好充实啊,好舒服啊……啊……啊……」插了一百来下,王平拔了出来。让小茹坐在了马桶上面,又一下子用力的插进去。

「啊……啊……好舒服啊……老师的鸡鸡比那小郭的大多了,比小郭幹得更舒服!……」小茹淫荡的呻吟不断夹杂着些言语,完全失去了理智。「啊……」大约有插了一百来下,小茹一下子受不了了,泻了出来。「啊……好酥麻啊……感觉要升天了……」

而王平却不给她休息的机会,又加大了力度抽动着,手中的两个圆磙磙的乳房在他的控制下不断的变换着形状,口中还说着,「小骚逼,知道老师的厉害了吧,老师的鸡巴大不大」

「啊…….大……啊……好大啊……」

「幹得你爽不爽」

「爽啊……好爽啊……老师快点啊,我要飞起来了……」刚说完,一股阴精喷了出来,清澈的尿液也随着激涌而出,喷在磙烫的鸡巴上。

王平有些受不了了,也不顾那么多,开始大力的一进一出,带出的淫水以及尿液滴滴哒哒的滴下,好不淫荡!又抽插了二三十下,王平精关不守,拔了出来,走到小茹面前。小茹正张大着嘴巴淫荡的叫着,还沒反映过来,王平的大鸡吧就塞进了小茹的嘴里,浓浓的精液一喷而出,激烈的射在了小茹的嘴里。小茹一呛,盡然吞了下去,身子一虚就靠坐在了马桶上面。

「真他妈舒坦!嘿嘿」王平说着就把衣服传好,用数码相机怕下了小茹淫荡的模样。然后就消失在夜幕。

小茹才反映过来,数码相机的影像居然都沒有给她删除,王平就走了。她急忙起身,把衣服穿好,内裤不能穿了,就扔在了垃圾桶里。在洗手台把脸上嘴角的残留精液洗掉,漱了下口就急沖沖的赶出去。可是哪里有王平的身影

小茹只好泱泱的往寝室走去。回到寝室后,小茹连忙拿好衣服,往浴室走去,她怕別人发现她的异样。进了浴室,她洗涤着这具美丽的身体,看到自己的乳房被抓红的模样,而小穴还有些胀痛,不禁又回想起被操的情景。「今天怎么这么倒楣,被两个幹了。下面现在还痛着,不过刚才也挺舒服的。」

想着想着,手就往下身摸去。居然把手指都伸进去了,学着男人爱抚他的样子开始一进一出。「还是沒那么充实啊!」

小茹正想着,忽然一个人推门而进。小茹沒有多想,以为是室友进来洗澡。谁知那个人急匆匆的进来后,就把门反手一关。小茹一抬头,立马尖叫起来,原来是个男生。那男生走上前去,一把把她的嘴堵住,说:「別叫啊,小茹,是我啊!」

小茹定睛一看,原来是寝室小丽的男朋友小钟。想来是小锺又跑来她们寝室过夜,而查寝时间又到了,小锺怕被宿管发现,就跑来浴室躲了。小茹立马挣脱开来,转身把浴巾包在身上。

小锺才反映过来,面前的是赤身露体的小茹,系花啊。想起他进门看到的那一幕,系花居然一副淫荡的表情在扣着小穴。想着下身立马支起了小帐篷,一把把小茹抱了过来,嘴巴堵住小茹正准备叫的嘴巴。手在隔着浴巾的丰满大乳上开始揉搓。

小茹挣了开来,说:「小钟,你別这样,小丽要看到的。」小锺一听,理智了起来,想了想,小丽可能随时会进来,就把小茹放了开来。小茹一得自由,就跑了出去。小锺却开始淫荡的思考起来。

推门进了寝室,小丽问到:「小茹,你看到小锺了吗他沒被发现吧」

「应该沒有吧,在门口碰到了,他躲进去了。」

「那就好!」

小茹于是爬上了床上,准备睡觉。

深夜,小锺从小丽的床上爬了起来。看了看熟睡的小丽,轻轻的推推她,看到沒有反映,就往小茹的床前走去。爬上小茹的床上,一看小茹居然赤身裸体的睡在床上,薄薄的被单因为太热被小茹踢在一旁。

小锺看到夜幕中小茹若影若现的胴体,鸡巴一下子充血得厉害,把内裤一脱,就压了上去。一手抓住一个硕大的乳房,开始轻轻的揉搓,另只手却伸向丛林隐秘处,探索着神秘的蹊径。手指刚到小穴口,居然是湿湿的,低头一看,小茹表情正淫荡着,估计是在春梦里。于是一根手指滑了进去,紧紧的阴道壁被淫液弄得滑滑的。看着小茹淫荡可爱的表情,小锺想了想,于是就拉开双腿,猴急的用鸡巴对准小穴,一插而入。

这下,小茹从春梦中惊了醒来。一看一个身影压在她的身上,而下身小穴又被一个东西填满。看到小茹抬头,小锺一手摀住她的嘴巴。低头低声说道:「小茹,你太漂亮太美丽了,我忍不住的想要幹你。」

小茹一听是小钟,居然这么大胆的在寝室而且女友还在边上睡着,就要挣扎起来。可白天连续被两个人幹,身体正虚弱着,哪来的力气反抗。

「小美女,別挣扎了,我知道你很想要,在浴室就看到你在抠逼,真沒想到你那么淫荡!」边说,下面开始抽插起来,低头还不忘记咬住一颗粉色的乳头。

「……嗯……嗯……」听到小茹开始淫荡的发出声音,小锺低声说道「小骚货,別叫那么大声,否则,你淫荡的一面都被你室友全听到了。哈哈~」

小茹浑身颤抖,不经开始舒服起来,小屁股也一前一后开始配合起小钟的动作,淫水一滴一滴的开始溢了出来,滴在了夏日的蓆子上。

「小骚货,你的淫水真多啊,真是难得的小尤物,让哥哥好好的幹你!」边说边加大了力度,快速的抽插起来。

「嗯……嗯……」只听见小茹被摀住的嘴发出淫荡的声音,双手不禁死死的抱住小钟,屁股上挺,恨不得把那大鸡吧整个吞进小穴。

一会功夫,小茹身体用力一挺,一口咬住小钟的手,下身一股液体开始快速的涌出,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

小锺把手拿开,按住小茹的身体,「小骚货,这么快就泻了。还居然敢咬我,哥哥我要幹死你!」说着,用出最大的力气开始抽插起来。

「嗯……小锺饶了我吧……我受不了了……嗯……快幹死我吧!」

「哥哥马上就幹死你!」刚说完,感觉到小穴死劲的收缩,一股热流喷在胀大的龟头上,小锺被那样一弄,终于忍不住了,用力的射进了小穴深处。

小茹被那磙烫的精液一烫,大声的「啊」了一下,居然昏死过去。

这声把小锺吓了跳,回头一听,沒有动静,赶紧把内裤拿上回到了小丽床上。

第二天清晨,小茹被小丽叫醒。小茹抬头一看是小丽,忽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心中一惊,以为被发现了,正要解释,却听得小丽说:「小茹,你居然裸睡啊!快点把衣服穿起来,等下小锺起来就看到了!」

小茹一听放下心来,缺想什么怕他看到啊,我昨晚都已经被他幹过了。却不做声,把衣服传好后,下床洗漱后就匆忙的跑出寝室。耳边只传来小丽惊讶的声音--「欸,怎么小锺也裸睡啊真奇怪的事!」

「喂,小钟,该起床了!」小丽喊着小钟。

「呃,这么早叫我幹什么」小锺睁开朦胧双眼,还有一丝口水挂在嘴边。

「看几点了,该吃早饭了。对了,你怎么裸睡啊」小丽不解的问道。

「呃。沒事,昨晚太热了!」小锺解释道。而心里,却想今晚继续品味下小茹完美的身体。



防屏蔽邮箱:[email protected]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6.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